雁夜kariya

梦魇【刀剑乱舞 三日鹤】

【上】

“鹤呀。”三日月牵起鹤丸葱白的手,在指尖轻轻的啄吻,“鹤呀,答应我,你会回来的。”

“啰嗦的老头子。”鹤丸呲了呲牙,抽回了自己的手,“不就是去个远征你至于这么磨迹吗?”

“鹤。”他替他戴上帽子,含着残月的眼中带着固执。“答应我。”

“是是,我会回来的,这样行了吧?”

三日月绽开笑容,在鹤丸的额上印上一个浅浅的吻,“我等你。”

鹤,我又再一次,见到了你。


等待鹤丸回来的日子是枯燥而乏味的。

“三日月桑,不介意的话,陪我来演练吧?”和泉守兼定如是说。

“好啊。”

一瞬之间,似乎又见到了那个白发的少年,面上是轻佻的笑,白色的长发肆意飞舞,金色的满月的眼中,绽放着美丽的光芒。

陡然想起多年之前的自己见到这般情景时,被这份美丽所震惊,那是他,第一次,输给了鹤。

他的鹤,总是如此美丽。

手起刀落,在下一招已然分出胜负。

“啊哈哈,果然兼定还只是个孩子呢。”

“啧,真是让人不爽的老头子。”


三日月与鹤丸相识是在许多年前,久到连他们本人都已经记不清。

三日月所能记得的,只是在那白色的雪幕中,白发白衣孩子漂亮的金色眼睛。

再度见面之时,他坐在房里喝茶,盘算着等会儿要不要出去赏赏白雪红梅这一漂亮景观。

“刷拉——”纸门被人推开,三日月转身,对上了那双满月般的眼。

“呀,三日月,好久不见。”鹤丸抬起手来打了个招呼,“从今天开始就要服侍同一位主上了呢,多多关照啊。”

有那么一瞬,三日月沉在了那金色的光芒中,旋即他转过了身,拿起先前桌上的热茶,轻抿一口,脸上挂着笑容,笑容中似乎参杂着一点满足。

“方才还在盘算着待会儿出去赏白雪红梅,你就来了。”三日月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且不说这以后的事如何,鹤丸,你可要来一杯热茶?”

鹤丸愣了几秒,随即捧腹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三日月,我们不过仅仅数年未见,你怎么就变成了一个老头子了?”

他们的数年,已逾百年,时光变迁,早已物是人非,但他们,依旧相见了。

“哈哈……”鹤丸止住了笑,用手指擦去眼角细碎的泪珠,“时值深冬,倒也是冷得厉害,还要劳烦你为我沏一杯热茶了。”


三日月睁开眼睛,往日再见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他开始慢慢回忆。

再见了之后,就在一起了,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

明明已经数百年未曾见面,但再次见面时却那么平和,那么融洽,百年的空白,不复存在,然后,就在一起了。

只有自己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般。

本来,因为回忆而出神的眼睛,弯成了一弯漂亮的弯月,眼眸深处游过一丝忧伤。

因为,我深爱着他。


一天,两天,三天,鹤丸依旧没有回来。

三日月抱着幼虎在本丸中寻找它的主人,年幼的虎,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猫般安静地呆在三日月的臂弯中,享受着三日月温柔地抚摸。

本丸里的刀们都很喜欢三日月,尤其是那些孩子们,三日月爷爷总是温柔,和蔼的对待本丸中的每一个人,但好像总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鹤丸。

倒不是说三日月对鹤丸很冷淡,相反是太过温柔,与其他人都不同的温柔,很柔和,很柔和,就如同他眼中残月那般的柔和。

“啊,找到了。”三日月在一间打开了纸门洒满了阳光的房间里找到了沉睡着的五虎退,除去三日月怀里的那一只,其余几只幼虎都蜷缩在孩子身边,享受着阳光的温暖而沉睡着。

三日月将幼虎放在他主人身边,眉眼之间多了几丝温柔,骨节分明的手指挑开五虎退脸上的一些碎发。

每次看着这个孩子,总会觉得看到了数百年前的鹤丸。

同样的白发,同样的金瞳,同样的纤细,但却是不一样的,面前的孩子是如同他外貌一般的柔弱,而鹤则是不符合他年龄的坚强。

多年之前,也是这般情景,年幼的鹤丸在阳光中沉睡,三日月便与他并排躺下,共同沉睡于阳光之下。

三日月守候着那只幼虎谁去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沏了一壶茶,摆上一些小点心,细细品味。

虽然外貌依旧年轻,但三日月清楚,就如同鹤丸所说,自己已经老去。


曾经的主上,是一位温和而又严肃的人,与他一同战斗的快乐,他至今仍然记得。

但就是这么一眨眼的时间,他的主上已经逝去多年,明明还记得共同战斗时的那份快乐,却记不清主上的面容,对那个时代唯一清晰的记忆,是孩子金色的眼。

物是人非,花开花落,记住的只有那个孩子的眼。

“三……三日……月,我……问你,你可曾,像我深爱你这般深爱着我……”

记忆之中最不可触碰的部分,回忆起来了。

三日月微笑着轻抿了一口浓茶,眼中是不可捉摸。

消失在风中的,不过是一缕轻不可闻的哀叹。


第四日,到了鹤丸回来的时候。

三日月看上去似乎很平静,与平常一样的喝茶,与平常一样的散步。

但是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三日月就坐在正临本丸大门的走廊上看着。

从太阳西落得傍晚到弯月升起的夜,三日月就在那里等待着。

“三日月,进来吃饭了,鹤丸他们回来之后也不会饿着的,已经把他们的份留好了。”

“不了,我再等等,主上你们就先去吃吧。”

“三日月总是这样呢,一定要等到鹤丸回来才回去乖乖吃饭。”


月亮悠悠的升到了头顶上的夜空,群星闪耀。

三日月维持着同样的姿势等待着。

终于,他看到了,远方那一抹白色。

那个鹤白的身影向这边走来。

风掠起了他雪白的衣摆雪白的发丝。

他踏着月的光辉归来,殊不知,他金色的瞳比天上的月更为夺目。

他走进本丸,看到三日月后,他笑了起来,脱下了自己的帽子。

“三日月,我回来了。”

几乎是控制不住的跑了过去,拥抱住了那个雪白的人。

怀中的人明明方才远征归来,却未染纤尘,干净的好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既然如同仙,似乎下一瞬就要消失于人间。

怀抱收的更紧了些,三日月将脑袋压在了鹤丸肩头,身体微微的颤抖。

“三日月,快点松手啦。”鹤丸将手放在三日月肩头上推着。

三日月却只是将怀抱又收紧了。

“太好了……鹤……你回来了……”

TBC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