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夜kariya

梦魇【刀剑乱舞 三日鹤】

【中】

“哇——!!”

鹤丸蹑手蹑脚的走到三日月身后,猛地出声。

“啊呀~”尾音是愉快的上扬,三日月微笑着说。

“三日月,要装的话也装的稍微像一点啊,啊啊~真无趣。”鹤丸在三日月身边坐下,拿了一块桌上的小点心放入嘴中,“呐,三日月,你总是呆在本丸中,不觉无聊吗?”

三日月伸手扭过鹤丸的头,咬上了还没完全进入嘴中的点心。

一点一点,将点心吞入肚中,然后,吻上了鹤丸。

唇齿相缠,三日月进行着细碎的挑逗。

双唇分离时,牵扯出一条条细碎的银丝。

“三日月,难不成在你变成老头子之后脸皮也变厚了么?大白天做这种事,也还亏得你做得出来啊。”鹤丸轻声笑道,脸上是浅浅的红晕。

三日月牵过鹤丸的手放在手中轻轻摩挲,“呵呵,正因为是鹤我才会做出这种事啊,只要鹤可以在我身边,哪怕是再无聊的时光于我来说也是快乐的。”

“啧,三日月你便是只会花言巧语了么?”鹤丸将脑袋偏向一旁,想要掩住自己脸上的红晕。

三日月轻笑一声,顺着鹤丸的手拉过鹤丸,再次亲吻。

鹤啊,我最亲爱的鹤啊,这不是花言巧语,这是我的真心话。

只要和你在一起,无论是如何残酷的世界于我而言都是美丽的。

因为,我深爱着你。


“来年开春的时候,樱花会开的很美吧。”鹤丸站在本丸的樱花树前,伸手触上苍老枯槁的树干,难得一本正经,“三日月,从我们第一次相见至今,到底经历了多少岁月呢?”

“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们相遇以来的时间,已经比这棵樱树的岁月还要长久了啊。”

“三日月。”鹤丸转过身,风带起他的衣他的发,他向三日月伸出手,笑容柔和,“来年春天的时候,要不要和大家一起来赏樱?”

————

“三日月,你可愿意,与我在一起?”

纤细的少年向他伸出手,阳光下笑容柔和。

————

明明,不会再想起来的,明明,不该再想起来的。

明明,从来没有想过忘记的。

三日月抓住鹤丸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他的眼睛,弯成了一弯弯月。

“来年开春,鹤是否会愿意同我一同赏樱呢?”

真可爱,因为自己的话语而连耳根都被染上了樱花的粉红色了呢。

三日月一如既往的,微笑着想。

甚好甚好。


月的光芒透过纸窗朦胧的洒在鹤丸的身上。

安静而又乖巧。

这样的话,就好像绝对不会离自己而去,一辈子,只会也只能,像这样留在自己的身边。

轻盈的吻,不着痕迹的落在了鹤丸额上。

三日月提鹤丸拉了拉被子,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坐在房间外的走廊上,慢慢品着酒,安静的仰望着天空中的那轮皓月。

“今夜,是满月呢。”三日月轻声说,轻轻饮下盏中清酒。那轮明月,如同某个人的眼睛,明亮,美丽,却又那么遥远,可望而不可即。

手中酒盏,映出明月的影子,摇摇晃晃,似乎只要轻轻一抖手,明月就可以碎成无数的碎片。

三日月笑笑,仰首,饮尽盏中清酒。

————————

“三日月,你可愿意,与我在一起?”

————————

不愿的,自是不愿的。

————————

“三日月,我问你,你可愿意,同我相守白头?”

片刻之后,又抓了抓自己的脑袋。

“啊哈哈哈哈,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已是白头了呢。”

————————

是啊,你已白头,叫我如何陪你白头?

不愿的,自是不愿的。

嘴角的笑容越发明媚起来,盏中月再次破碎,清酒带着明月的碎片被他饮尽。

————————

“三……三日……月,我……问你,你可曾,像我深爱你这般深爱着我……”

笑容空虚而缥缈,眼睛都是空的,似乎即将弥散于尘世。

————————

是怎么了?这样根本就不像你了,笑一笑吧,像你平日那样,笑一笑吧。

酒劲似乎上来了,洁白如月的脸上染上了粉红。

他悄悄回身,推开身后的纸门,一线月光悄悄走入,隐隐约约的照亮了房中人的面容。

宁静而又安详。

他扶上了鹤丸的面容,感受着他的温度,笑容温暖,似乎可以温暖寒冰。

但却没来由的,一行清泪,流了下来。


最近下起了小雪,刀们都窝在本丸里休息。

“鹤,鹤,你在吗?”三日月找不着鹤丸了,在本丸之中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

“哇——!!”一颗脑袋猛地从旁边的屋檐上探出来,“吓……呃……吓到了吗?”

三日月没有任何反应,在沉默的对视之后,鹤丸不负众望的从屋顶头朝地的摔了下来,直接栽进了太郎铲好的雪堆中。

“鹤,没事吧?”三日月急急走了上去,从雪堆中扶起了鹤丸,替他拍掉身上的雪。

“没……没事的……呃……”

“鹤,你怎么了?”

“啊……刚刚……被……呃,次郎拉去喝酒了……”鹤丸打了几个嗝,轻轻笑着,“真是的,竟然……呃……让刀喝……酒,很……奇怪不……是吗?”

鹤丸的话语已经失去了连贯性。

三日月略带无奈的笑笑,抱起坐在雪堆中歪歪扭扭似乎就快要倒下的鹤丸,“无论如何,还是先去手入吧。”


鹤丸在进入手入屋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恢复了意识,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三日月替他脱衣服的时候。

“唔……哇啊!你这个老头子在干什么啊!”鹤丸慌慌张张的拉紧了自己的衣服。

“呵呵,是在帮你手入啊。”三日月勾起嘴角笑笑,在氤氲的热气中带着些许魅惑。

鹤丸呆住了,三日月乘势拉住了鹤丸的右手,将他拉至自己身边,轻轻啃咬对方的耳。

“鹤不喜欢吗?”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鹤丸猛地缩了缩身子。

“……不……”

三日月笑着吻上鹤丸,在手入屋中掀起一阵春风。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