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夜kariya

【刀剑乱舞 小狐鹤】相伴(上)

寒假撸文计划第一弹_(:з」∠)_
【上】
“哟,小狐丸,我又来了。”鹤丸提着个精致的食盒,向站在不远处的小狐丸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马上就被自己的主上训斥了几句,他带着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在那边他的道歉声几乎微不可闻,“……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真是感到十分抱歉。”
小狐丸内心想着如果你要打招呼的话无论何时都是可以的,但好歹也要看看场合啊。
小狐丸闭上暗红色的眼眸,作出端庄有礼的样子来。

“超累的啊!!”鹤丸把食盒随手一扔,然后卧倒在走廊上,“说真的每次来看你都是超累的啊。”
“那也是北条大人的决定。”小狐丸好脾气的把鹤丸从地上抱了起来,让他的脑袋靠着自己的肩膀,“北条大人是你的主上,你作为他的侍者理应遵从他的决定。”
“我尊重主上和我觉得累是两码子事。”鹤丸低声说,“……还有你让我这样坐着感觉更累了。”
鹤丸从小狐丸的怀里爬了出来,稍稍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躺下,让自己的脑袋枕在小狐丸的腿上。
“喂你的腿真硬,枕着不舒服。”鹤丸闭着眼睛,分明是自己挑的姿势自己反而不乐意起来。反倒是嘴上说着不舒服身体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小狐丸笑得不怀好意。
“鹤丸啊,且先不论吾等本身为玉钢所制成的刀,”他用手揉着鹤丸的脸,“就算身为习武之人,小狐的身体也不应是柔软如女子一般的。”
“……还有,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骗人吧你。”鹤丸睁开一只金色的眼同他对视,“就算作为习武之人,我或许却有懈怠之处,但那些所谓的多长出来的肉早就在我前来见你的路上被消磨掉了。”
“真的很远啊,我同你之间身体的距离。”鹤丸咕哝着,“每次都是我来见你,你从未前来找过我。”
“小狐丸,你是真的想与我见面么?”
小狐丸不回话,捉着鹤丸的手放在唇边卓文,尖利的犬齿在细碎的吻中偶会触碰到鹤丸的手指。
“即使我们身体之间的距离逾越千里,但吾等之心,从未远离过彼此。”
鹤丸抽回自己的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勾着小狐丸的脖颈,将自己的唇贴上对方的唇。
“你说起情话来倒是毫不含糊。”分开之时鹤丸舔了舔嘴唇,笑得像只偷尝了腥味的猫,“是啊,你是拥有习武之人所应当拥有的身体。”
“但是啊,小狐丸,你的内心,是柔软的。”
“听到你这么说小狐感到十分的高兴。”
银发红眸的男人笑起来是十足十的狐狸样子——毕竟原本就是如此而诞生的?
火热,而又缠绵的吻,在深深雪幕的映衬下交换。
————————————————————————————————————————
“你好,在下是小狐丸。”男人笑得眉眼弯弯,“虽然名字之中有小但身体一点也不小哦。”
笑容中带着些隐隐的威胁意味。
某浑身雪白的付丧神表示现在是大白天我也还没瞎看得出你身体不小所以没必要多说一句话还要再加重音的。
“哟,我是鹤丸国永。”鹤丸有些神采飞扬,“你是三条家的孩子 ,该认识那位天下五剑中的三日月宗近大人吧?”
“认识。”男人笑容加深,“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听见兄长大人提起你。”
————————————————————————————————————————
“呜哇!!”鹤丸从梦中惊醒,连带吵醒了抱着他的小狐丸。
他拍了拍胸口,把慌乱的呼吸稳定下来,然后把自己乱扔的食盒捞了回来,抱着它喘了口气。
倒是一副做了亏心事后心有余悸的模样。
“怎么了?”小狐丸把鹤丸捞回自己怀里,看着已经被鹤丸打开的食盒,心里想着没有油豆腐真是可惜极了。
“刚刚做了个梦。”鹤丸的语气带着惊恐与害怕,倒不像是平常以吓人为乐趣的他,“一个可怕的梦,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
用了几乎同样的两句话来强调倒还真有了那么些郑重其事的感觉。
“是吗?是个什么样的梦?”小狐丸心不在焉,只盯着食盒里的东西在心里盘算着里面的东西有几分是鹤丸的有几分是自己的。
“我想起了第一天和你见面的时候,就是做了这样一个梦。”
诶?刚刚他说什么?他说出来的话我应该是没有听错的吧?
小狐丸笑着,只是头上似乎浮现出了生气的富豪,背后似乎冒出了黑气。
他依然在笑,笑得眉眼弯弯,就像他们最初见面的那一天一样。
“诶?鹤丸觉得和小狐我想与是一个很可怕的噩梦吗?”分明是生着气的,语气却装作委屈得不行,“小狐感到十分难过呢……”
搂着鹤丸的双手缓缓收紧,尖利的犬齿就在鹤丸颈边游离。
“并没有哦?让我觉得噩梦一般的不是与你的相遇。是你自我介绍以后说出的话哦。”鹤丸从食盒里取出一串彩色的团子,“你想想,就是我问你认不认识三日月之后你说的那句。”
“嗯……是‘兄长大人曾多次提起你雪白柔软如糯米团子,还说起过你乖巧听话的很’这句?”
“不是,再在这后面一句。”
“小狐觉得未能亲眼见证你的成长而感到万分可惜?”
话音刚落,鹤丸就浑身打了个冷颤,又往小狐丸怀里缩了几分。
“那时见面时也还不了解你,你端着张狐狸似的面容笑眯眯的说着这种话,”鹤丸一副逃出生天一般的模样,“当时我是真的觉得如果你见到了小时候的我,一定会吃了我的——虽说我们都是刀,虽说我明知你说的不过是假话一般的恭维话,但我就是那么觉得了,你会吃掉我的。”
小狐丸蹭了蹭鹤丸的颈。
“若在放在现在说的话,这可不是假话。”小狐丸在鹤丸耳边沉着声音说,“小时候的鹤丸小狐现在是真的想要见见的……”
“是真的哦。”语气里似乎带了些许撒娇的意味,“真的哦,鹤丸。”
“即使让现在的我见到幼时的你我也不会吃掉他的哦?”鹤丸开始看着手中的团子发呆,小狐丸收紧怀抱,继续在恋人耳边低声低喃,“真的哦……即使是现在的鹤丸,我也不会吃掉的哦?”
十足十的狐狸模样。
就在小狐丸正准备咬上鹤丸的耳朵时,一个柔软浑圆的东西被塞入他口中。
鹤丸回头看着他,手里拿着方才没吃的团子,最上端的那一个现在正呆在小狐丸的嘴里。
他瞪着那双金色的眼睛,苍白的脸上染着一些淡淡的红。
“你好啰嗦。”
小狐丸瞧见鹤丸回头的时候被碎发遮住的耳朵根都已经红了。

“鹤丸,这边。”小狐丸闪身走进被树林掩盖着的隐蔽角落,转身唤了一声跟在身后东张西望的鹤丸。
小狐丸在天还没完全亮完的时候就被精力充沛的鹤丸给闹了起来,让自己带着他去山里转一转。
————————————————————————————————————————————
“下一次带我去看看吧,”他的眼睛里闪着光,“你说你出生的那座山。”
————————————————————————————————————————————
这是他们的上一次见面时所定下来的无聊约定。
“小狐丸小狐丸。”鹤丸跟在他身后呼唤着他的名字,“你还记得吗?去往你出生之地的道路?”
“原本就是我诞生的地方,又有什么好遗忘的呢?”小狐丸笑着解释,“我记得我出生的时候,或许是在秋天吧。透过窗上的花纹望见的,是金色的叶子和毛皮厚实的狐狸们。神社里的柱子上,到处都镌刻着对稻荷神的赞颂。”
“呜哇!听起来真是厉害又吓人的诞生方式啊。”鹤丸伸出手想去触碰树上的叶子,动作或许大了些,树枝上积攒的雪因轻微的震动而落到了鹤丸的手上,冷得他打了个哆嗦。小狐丸看见了后也便停下了脚步,等着鹤丸蹦跶蹦跶最后蹦跶到自己身边才捉住鹤丸的手。
真冷,鹤丸这么想,两个都冷的人贴在一起也许只会是更冷而不会变暖吧。
想是这么想,白衣的付丧神却并没有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的意思,甚至连原来蹦蹦哒哒的步伐都收敛了许多。
“我出生在冬天,第一眼看到的是被烧红的铁块和窗外猛烈的飞雪,父亲在我出生之后很珍惜的把我抱在怀里。”鹤丸低声说,“听说在我出生那日稍早些,是雪晴之时,父亲看见天边有白鹤飞过,于是就给予了我‘鹤’之名。”
“这样才应该是普通的刀诞生的全部过程吧?”他话说出口,又马上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虽说我也并非普通的刀……啊!”
语末是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呼,小狐丸顺着鹤丸的目光追寻,从不远处被雪覆盖着的丛草间,钻出了一只白狐狸。
白色的护理几步就跑了过来,围着小狐丸的腿显出十分亲昵的样子,小狐丸蹲下身子,让它啄着自己的指尖。
那狐狸有着一双金色的瞳,倒是像极了正站在自己身旁的那个付丧神。
“啊呀啊呀,虽说这孩子有着一双像我的眼睛,但现在本尊可就在旁边啊,你可不能就这样做一个忘情郎啊。”
台词倒是模仿着那些怨恨着的女人,但语调却并不惟妙惟肖。
“怎会。”连笑容都仿着那言语之中好似忘情的郎君。

入目的是涂着朱红的鸟居,鸟居后是典雅端庄的神社,莫说身旁这位名字里就带了个“狐”字的刀,那神社屋檐上盘着的,地上的石头刻着的,一眼望去也净是活灵活现的狐狸。
“倒真是令人感到害怕。”鹤丸在鸟居前假装打了个冷颤,“这里面可都是狐,连供奉着的也是狐狸模样的神明大人。”
“我一只普通的鹤进去了,只怕被这神社里的狐狸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他歪着脑袋看着自己,金色的眼里似笑非笑,倒是带着些许挑衅的意味。
小狐丸握着鹤丸的手紧了紧,笑得像只野兽。
“鹤丸是小狐我的猎物,其他的狐也不能对小狐的鹤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啊,即使是帮助我出生的那位神明大人。”
某些字上的读音,被咬的不能更重。
好嘛,脱下了人前谦和有礼的模样的外表下来,倒是显出了本来就刻在他骨子里的那股子兽性。

“倒像是个新的神社,一切都好像是新的一样。”鹤丸伸出手去触碰鸟居上的凹凸痕迹,“大概是因为这是神明大人降临过的神社?”
没有人回答,鹤丸回头去看,却发现小狐丸身上不知何时挂上了几只狐狸,鹤丸愣了愣,然后笑了出来。
“你还真是在神的祝福中所诞生的刀啊。”
天空中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鹤丸看向天空里那个,金色的眼中顿时间就盛满了惊喜。

“鹤丸?”当小狐丸终于将几只亲近过来的狐狸处理好时,一抬眼却不见了付丧神的影子,他皱了皱眉,追着空气中残留的气味追着,跑过神社,跑下不高不低的山坡。
神社的后山有一大片湖,时值深冬,湖面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冰面上是一只只起舞的白鹤,还有一个混迹于其中的白色付丧神:他在冰面上和那些充满灵气的鸟儿转着圈,分明是踩着高底的鞋子,在冰面上迈出的步子却是稳稳当当。
先莫说自己是在神的祝福中所诞生的,但是看看那人与鹤共舞的样子,只怕会觉得那才是真正被神所爱着的孩子。
一只白鹤擦着鹤丸的身子飞过,细长的腿正巧勾住了刀上缀着的金色链子,硬是把鹤丸腰间挂着的刀给勾走了,雪白的翅一张,一合,便是又离地面远了几分。
“鹤丸!”小狐丸大叫一声,刀被带走了对于他们来说可绝不是闹着玩的,然后就见着鹤丸在冰面上退后了几步,然后小跑了几步,轻轻一跃,身体就飞的高了起来,刚巧能将刀取下。
“好险好险……诶?”鹤丸落下来之后话还没有说完,脚下一花,眼看着就要向后倒去,然后他用另一只脚固定在冰面上,人又转了一圈,身体轻盈到让人看着不禁有些出神。
下一秒,鹤丸脚下再次一滑,实打实的摔在了结实的冰面上。
小狐丸表示刚刚觉得鹤丸很美丽什么的一定只是错觉而已。

其实,今天本来应该放全文上来的_(:з」∠)_
但是因为之前时间估算错误所以只有上的手稿转成了电子稿_(:з」∠)_
手稿是全部完工了的所以请不要担心坑_(:з」∠)_
最后寒假快乐(๑>؂<๑)

评论(2)

热度(36)